• 关注与视野

人民日报海外版:大国重器 中国底气

“天鲲号”在海上航行。 新华社发

被誉为“绿巨人”的CR200J型“复兴号”动车组。龙 巍摄(人民视觉)

“南海二号”举行升国旗仪式。新华社记者 王毓国摄

ARJ21飞机停靠在机场。(国务院国资委供图)

世界上智能化水平最高的自航绞吸船“天鲲号”投产,国产航母和新型万吨级驱逐舰相继下水,第一造船大国正向造船强国大踏步;“复兴号”中国标准动车组以时速350公里的速度飞驰,中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“华龙一号”开启了向发达国家出口的序幕,中国标准、中国技术实现“从追赶到领跑”的根本转变;国产大飞机C919、AG600水陆两栖飞机相继成功首飞,遨游太空近3年的天宫二号在预定时间内返回地球,中国航空航天工业稳扎稳打、加快追赶……

新中国成立70年来,装备制造业领域的国之重器相继问世。从逐梦深蓝到砺剑长空,从无人问津到走出国门,从跟跑到领跑,展现了当今中国“可上九天揽月,可下五洋捉鳖”的综合国力,闪耀着中国人民砥砺奋斗、自主发展的智慧成果。

真正的大国重器,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。如今,中国正以前所未有之势推动自主创新,着力突破核心技术的瓶颈,为民族复兴汇聚前行之力,让国人骄傲,让世界惊叹!

从“绿皮车”到“绿巨人”日行千里 跑出“中国速度”

2019年8月8日9点零5分,C8802次“复兴号”以160公里/小时的速度驶出乌鲁木齐站。被称为“绿巨人”的动车组列车开行,标志着新疆从此进入“复兴号”时代。

夏天,乘务员提着水壶在闷热拥挤的车厢里穿梭——这是人们对“绿皮车”的记忆。如今的“复兴号”上有WiFi、有空调、有饮水机,旅程变得快捷而舒适。

从“绿皮车”到“绿巨人”,车身还是同样的国槐绿,一切却大不相同。这70年来,中国铁路装备设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2007年4月18日,时速200公里的国产高速动车组“和谐号”面世,标志着中国铁路开启高速时代。

10年磨一剑。300多项技术文件,1万多张产品图样,350公里的时速,16辆编组……2017年6月26日,两列“子弹头”列车分别从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站驶出,“复兴号”在京沪高铁顺利首发。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“复兴号”开启中国高铁又一页新篇章。

不仅快,而且更安全、更可靠。“复兴号”进行了长达16个月的综合试验,在中国标准动车组上布置测点近3000个,在地面60个工点布置测点上千个,运用考核试验考核里程超60万公里,是迄今为止试验周期最长、试验项目最多的高速动车组综合试验。如今,亚洲、欧洲、美洲、非洲大陆上都可以看到中国列车的身影,雅万高铁、中老铁路、中泰铁路、匈塞铁路等一批重点项目顺利推进。

跑出中国速度,更输出中国标准。“复兴号”中国标准动车组采用了中国国家标准、行业标准以及一批国际标准等共254项重要标准,其中,中国标准占84%。随着“复兴号”走出国门,这些中国标准也一同走向了世界。

从“绿皮车”到“和谐号”,再到驰骋在广袤大地上的“复兴号”,中国铁路装备制造发展的脚步从未停下。(记者 徐佩玉 )

自主研发、全球领先的海洋装备接连入水 定海神针擦亮“深蓝招牌”

2017年5月,海上钻井平台“蓝鲸1号”在南海海域成功完成中国首次可燃冰试采,创造了可燃冰开采时间和产量两项世界纪录。

期间,强热带风暴“苗柏”造访,风力最大达到12级,“蓝鲸1号”牢牢钉在工作海域,试采工作一秒也没有停顿,成为当之无愧的“定海神针”。

“蓝鲸1号”研制方中集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,“蓝鲸1号”能做到稳如泰山,除了平台本身的稳定性强,还因为配备了世界上最先进的DP3定位系统,可根据外部环境,实时控制底部8个推进器的转速和方向,即使在16级大风中,整个船的偏移也不会超过0.5米。

在“蓝鲸1号”的基础上,2017年8月,其姊妹船“蓝鲸2号”完成试航,这座“巨无霸”最大作业水深3658米,最大钻井深度15250米,是目前全球作业水深、钻井深度最深的半潜式钻井平台,在全球95%的深海中畅通无阻,代表了世界海洋工程装备领域的中国深度。

窥斑见豹。今天的中国,正从海洋大国向海洋强国迈进,一个个中国自主研发、全球领先的海洋装备接连入水:具有领先水平的“海洋地质十号”综合地质调查船,集海洋地质、地球物理、水文环境等多功能于一身,可实施全球无限航区海洋地质调查工作;亚洲最大、最先进的绞吸挖泥船“天鲲号”投产,它也是目前世界上智能化水平最高的自航绞吸船;中国自主创新、拥有世界上最先进控制系统的4500米载人潜水器“深海勇士”号投入到深海科学考察中;世界最大的起重船——“振华30号”,单臂吊装能力达到1.2万吨,成功实现了广受瞩目的港珠澳大桥工程最终接头……大国重器,正在创新发展的大道上逐梦深蓝。(记者 邱海峰)

用相当于50亿斤小米的资金起步 一飞冲天铸就长空“争气机”

8月26日,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迎来第二阶段验证试飞,国产客机ARJ21位列5架试飞飞机之一。滑行、起飞、平飞,晚上21时32分,ARJ21稳稳降落,成为机场夜空最亮的“星”。这是中国自主研制生产的首款喷气式支线飞机,自2016年启动商业运营以来,已经开通20余条航线。

航空工业被称作“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”。70年来,中国航空工业从无到有、从依赖别人到自主自强,在蓝天谱写了一曲壮志之歌。

1950年12月,周恩来同志指出,我国是拥有960万平方公里国土和6亿人口的国家,靠买人家的飞机,搞搞修理是不行的。1951年4月17日,被视为中国航空工业的生日。那一天,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政务院联合颁发《关于航空工业的决定》,决定5年内拿出相当于50亿至60亿斤小米的资金,用于发展中国航空工业。小米,听起来与航空毫无关系,实则是因为新中国成立初期,财政预决算和供给标准都以小米为单位计算。50亿至60亿斤小米的资金,换算过来大约是5.35亿元人民币,而“一五计划”期间中国全部财政收入共1365.62亿元,平均到每年不过273.1亿元。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艰苦的国内财政状况下,这样的投入可谓勒紧了裤腰带。

中国航空人没有辜负国家的期望,奋起直追,在短时间内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。1954年,新中国第一架飞机初教-5在江西南昌飞上蓝天,标志着中国航空工业从修理走向制造。

尽管走过弯路,但中国航空工业最终取得丰硕的成果。民用领域,中国第一架大型民用高原直升机AC313,已登陆珠峰大本营,征服“世界屋脊”;“新舟”系列飞机已向18个国家交付超100架飞机;中国自行研制、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喷气式民用飞机C919目前已接到815架订单。军用领域,歼-10、歼-20、歼-15、运-20相继亮相,中国凭自主创新进入“全球大飞机俱乐部”。

铸大国重器,圆航空报国梦想,中国航空工业打造的不仅是一架架飞机,更是名副其实的“争气机”!(记者 徐佩玉)